下载APP

【白夜谈】你在 Steam 买的第一个游戏是什么?

CaesarZX
文化 5天前
文化 > 【白夜谈】你在 Steam 买的第一个游戏是什么?
收听文本
0:00/0:00

上周,在一个飞行模拟游戏群里,有位老资格的飞友晒了一张他从2009年起在Steam平台上的游戏购买记录截图,引起群里一阵骚动。

群里最积极的那批群员大多是年轻人,对飞行有着满腔的热血,还有比我这种老头子强大一亿倍的学习能力和毅力。但他们接触Steam的年数不多,所以看到那位飞友居然从09年就在Steam买了第一个游戏时,纷纷赞叹不已。

这下,因年迈体衰而长期潜水的我顿时容光焕发,整个人都好了起来,因为我想起自己的第一个Steam游戏比他更早。

那是2005年2月5日,正过着大学寒假的我来到徐家汇百脑汇的大门前。当时距离过年只剩两三天了,大部分店面都已经或者正在卷铺盖走人,所以我不抱任何希望却心有不甘地又一次走进了百脑汇。

其实那个寒假我一直都没过好,因为我从1月开始几乎每天就会冒着严寒骑自行车来到百脑汇,苦苦询问《半条命2》(此系列在1990-2010年代的国行正统翻译还叫“半条命”)到货了没有,可是每次都失望而归。我感觉自己被那家叫奥美电子的公司欺骗了。

奥美电子官网的新闻 奥美电子官网的新闻

2004年11月,《半条命2》在美国上市,奥美电子官网的新闻也明确写着12月全中国发行,所以早就通关了《孤岛惊魂》却因胆小不敢玩《毁灭战士3》而苦于没有FPS大作的我一直憧憬着一个美好的寒假——一个有《半条命2》玩的寒假。

实际上,奥美在2004年4月就已经开始宣传自己有望获得《半条命2》的大陆独家代理权,并在10月宣布正式成为独家代理商。各路平媒和网媒也欢天喜地,记得那会儿我和几位爱游戏的同学都激动得彻夜难眠。

接着,发售日就从12月拖到了1月 接着,发售日就从12月拖到了1月

正是从1月22日这天起,我每天都到百脑汇里的连邦软件、茂立软件和赛乐氏软件这三家正版软件连锁店探查。几次扑空后,我干脆和里面的店员套起近乎,争取混个脸熟,兴许到货后能方便还价。

只听雷声不见雷劈。

从贴吧里的这条坟帖来看,当年的我并不孤单 从贴吧里的这条坟帖来看,当年的我并不孤单

2月5日下午,当我踏进百脑汇正准备又一次空手而归时,连邦软件居然给了我个大惊喜。整个一楼,只有他们的店铺挤满了顾客,我探头一看,店员正在拆封整箱整箱的《半条命2》。

据店伙计说,他们昨天其实已经收拾完准备回老家了,但因为接到消息今天《半条命2》会在中午到货,所以店门一直开到现在。我头一次感到作为他们的忠实会员是挺值的。

零售价98,因为我是连邦老会员加熟客,最后是90元成交的。后来听一个同学说他85就买到了,导致我至今都耿耿于怀。

我把这堆破烂当传家宝 我把这堆破烂当传家宝

回到家,本想着凭自己娴熟的操作和新买的华硕DVD光驱,10分钟内把这个6张CD组成的巨作安装完毕,开始享受弗里曼的全新冒险,谁想到险些在安装过程上翻车。

这套奥美正版手册上明确写着并不需要安装Steam就能离线运行,但我当时听说《半条命2》是PC上第一个在通过激活认证后居然可以直接在线下载的游戏大作。我仿佛感觉自己正乘坐在历史的快车上隆隆驶向新时代,所以当然要通过Steam激活它。

我大概是在2003年玩《胜利之日》时第一次接触Steam的,当时它那个工业味十足的墨绿色客户端界面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但却与游戏这种娱乐产品形成强烈的违和。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我在注册Steam时激动的心情。

最初的Steam就是这个颜色,而且只有繁体中文 最初的Steam就是这个颜色,而且只有繁体中文

注册完我使用至今的Steam账户后,因为担心国内网速不稳定,我没有立刻激活游戏,而是选择了用游戏光盘离线安装。但当安装到第四张CD时,安装程序提示安装错误,说是缺少某个陌生的文件。在反反复复折腾了几小时未果后,我刚想拿起电话,发现已经过了奥美电话客服的工作时间,第二天还是周六。扫兴之余,我只好先给客服发了一封求助邮件,期待下周一能直接通过客服电话解决问题。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客服就利索地回信了,可能是因为有太多玩家问了同样的问题,他们周末加班制作了针对性的回答模版。

这是一封和游戏一样值得永久珍藏的E-mail 这是一封和游戏一样值得永久珍藏的E-mail

我这才意识到,昨天每一次重新安装,我都把《反恐精英:Source》前的那个默认勾选的勾给去掉了。奥美的意思很明显:想玩《半条命2》,就必须安装光盘里附带的《反恐精英》。我并不想玩这游戏,可又能怎样呢?是我自己选择用奥美的光盘离线安装的。而且,更蠢的是,由于被这第四张CD折磨得死去活来,我居然完全忽略了第二种安装方式:只要激活游戏,就能直接到Steam账号中在线下载,即便ADSL的网速再慢,也足够在睡前下完这个游戏。

正版游戏在线下载,在今天已是比呼吸还寻常的游戏获取方式,在当年真的是新事物。迎接新时代需要有配套的新思维,可我当时却没有准备好,导致整整一个晚上都给浪费了。

刮开游戏手册上的激活码激活了游戏后,我顾不得闭上眼睛享受这历史性的处女喜加一,边骂自己不争气,边按照客服的指示,老老实实地在重新安装时勾选了《反恐精英:Source》。

我就是在这样的屈辱中跌跌撞撞玩到人生中第一款Steam游戏的。后来,直到2007年Valve推出了《橙盒》后,我才正式踏上了喜加一的不归路。

可能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痛失第一时间玩到《半条命2》的快感,我报复性地从早上一口气打到了半夜。即便是这样,这游戏才打了不到一半。

这个游戏真的很长,很好,很难忘。

凭奥美电子干的龌龊事,我们每个人都该往死里黑它,但毕竟过去那么多年了,再大的仇恨也该有个头。再说黑它也不是本文的目的。你猜对了,本文的目的是…………——CaesarZX 凭奥美电子干的龌龊事,我们每个人都该往死里黑它,但毕竟过去那么多年了,再大的仇恨也该有个头。再说黑它也不是本文的目的。你猜对了,本文的目的是…………——CaesarZX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5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