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主流玩家不买账的区块链游戏,正在成为穷人的谋生手段

​照月
文化 2022-07-22
文化 > 主流玩家不买账的区块链游戏,正在成为穷人的谋生手段
收听文本
0:00/0:00

游戏世界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方。

巴西拥有拉丁美洲最大的游戏市场,而每年一次、今年来到第十届的巴西独立游戏节(BIG),是整个拉美最大的独立游戏盛会。

与往年不同,在今年BIG的赞助商名单里,包括好几家区块链公司。仅用肉眼都能看出这些新赞助商的财大气粗:直播里充斥着加密货币广告;展馆设施贴满了他们的商标;为参会者准备的节目,也少不了和“NFT(非同质化代币)”“区块链”“Web3”等概念相关的长篇大论。

现场直播中的加密货币App广告 现场直播中的加密货币App广告

7月8日是游戏节开幕的第二天。节目单上写着,晚上6点,Rogue Snail工作室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文泰利(Mark Venturelli)将会发表演讲,标题是《电子游戏的未来》。

这次演讲并没有按原计划进行。首先,文泰利染上了新冠肺炎,只能通过视频会议远程演讲。

其次,“我骗了你们,我演讲的题目并非《电子游戏的未来》”。

在介绍完自己15年的从业经验后,文泰利切换了幻灯片,用一根红线划掉了原有的标题,“我担心这次演讲过不去赞助商这一关,而真正的题目应该是——”

“《为什么NFT是一场噩梦》。”

也许这样的题目呼应了在场从业者与玩家们的不满情绪,场内一阵哄笑,紧接着是热烈的掌声与欢呼声。


1

文泰利呼吁抵制区块链和NFT,并非因为不愿接受新事物或无法理解新概念。他自称研究了区块链许多年,试着把这些晦涩难懂的概念转换为浅显易懂的言辞,再结合由同事制作的图文并茂的幻灯片,对着场下的赞助商代表高唱反调。

在社会层面,文泰利预设了一套理论:当群体或社会中的个体互相信任时,整个群体或社会的工作会更有效率;互不信任则会造成能量的巨大浪费。

“假设我和你同居,同时我们互相都不信任彼此,我将不得不在每次离开房子的时候藏好贵重物品,把它们锁起来,甚至安装监控。我回家时也需要检查一遍,以防你弄乱了我的东西,还要确保我睡觉的时候你不会闯进我的房间。”

而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概念,建立在缺乏信任的基础上,“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 人们也不信任“法律、政府机构或任何中心化的权威”。区块链的加密与解密过程所浪费的能量,要远多于那些区块链用户不信任的中心化经济机构。

文泰利举了个例子:拥有9000万客户的巴西银行,每年用电量约532.8兆瓦时;而世界范围内的1亿6000万比特币持有者,每年要浪费掉8470万兆瓦时的电力,几乎是新西兰年度用电量的三倍。由此也能顺带得出,所谓区块链经济“环保”一类的说辞完全不可信。

在经济层面,文泰利批评了NFT及其衍生的“即玩即赚”(Play to Earn,P2E)模式,认为这比游戏免费道具收费,或者开箱等容易引发道德困境的商业化模式还要糟糕。

P2E模式鼓励玩家通过玩游戏赚取加密货币,但其本质是类似于赌场的投机性经济,是“零和”经济。NFT与P2E游戏,没有创造经济与社会价值,只是让财富在人们的电子钱包之间流动,有人赚钱,就一定有人亏钱。

因为这一过程浪费了大量电力,理应比“零和”经济更糟 因为这一过程浪费了大量电力,理应比“零和”经济更糟

P2E游戏的市场缺乏监管,势必造成垄断现象。大型团体将从散户或普通玩家的手中攫取财富,使得富者恒富、穷者恒穷,“因为这就是资本主义的运作方式”。

游戏是商品,也是娱乐和消遣的手段,亦能带来文化与社会价值。向电子游戏引入区块链、NFT与P2E模式,只会令游戏演变为功利性极强的纯粹的现实经济活动,最终“没有玩”,“只有赚”,在赚钱的过程中,“玩游戏”的体验已经荡然无存。

没有“即赚即玩”,只有“赚” 没有“即赚即玩”,只有“赚”

在游戏设计层面,文泰利认为,NFT和区块链并不能为游戏设计带来革新和质变。区块链企业大肆标榜的种种“新概念”,早在之前那些不依赖区块链的游戏中就已经存在。

区块链游戏所继承的不仅只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例如RMT(现实金钱交易)。

RMT不但导致外挂和机器人滋生,破坏游戏环境,有时还为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提供庇护,一直是传统游戏公司严加抵制的行为。然而,P2E游戏总是默许RMT行为和团体,一些游戏更是直接在用户条款里为RMT开绿灯,全然不顾那些普通玩家的游戏体验。


2

不过,令文泰利这样的从业者与主流玩家深恶痛绝的RMT,也是穷人的一种谋生手段。 我们会开玩笑说在一部分游戏里“打游戏像上班”,可是对于他们而言,打游戏就是在上班。

文泰利在演讲中提到了巴西邻国委内瑞拉的情况。委内瑞拉陷入经济危机,货币严重贬值,民众无法获取最基本的生活物资,上万名委内瑞拉人被迫在《魔兽世界》或《Runescape》等MMORPG里经营起RMT业务。

交易过程中使用的货币,一般都是美元或加密货币,至少在用它们换取生活物资,甚至逃离委内瑞拉之前,不必担心贬值问题。

委内瑞拉的一家网吧 委内瑞拉的一家网吧

近两年来,加密货币业务继续扩张,RMT与区块链的联系更加紧密。如巴西、菲律宾等欠发达国家,产生了一种崭新的、已经被P2E游戏开发者完全认可的RMT产业链:

“奖学金”(Scholarship)模式。

许多区块链游戏都需要玩家支付一定的“启动资金”或“入场费”。以时下在线人数最多的P2E游戏《Axie Infinity》举例,这是一款类似于宝可梦对战的游戏,但玩家的“宝可梦”——Axies,都是要用加密货币购买的独一无二的NFT。

Axies市场 Axies市场

玩家必须购买至少三只Axies才能进入战斗,可是一只Axies的价格就从90美元到900美元不等。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也为“奖学金”机构提供了可乘之机。

“奖学金”机构拥有多个已经付过“入场费”的账户,把它们分配给那些经济实力不足以支付“入场费”的穷人,或者在投入第一笔启动资金之前,想要学点入门知识的玩家。

与其说是“奖学金”,这一商业模式更像“助学贷款”。玩家在P2E游戏中使用“奖学金”机构的账户赚取加密货币,“奖学金”机构每周提一次现,拿走自己的份额,剩下的便是玩家的佣金。分成比例取决于双方事先达成的协议,大部分“奖学金”机构会拿走收益的60%,这还没考虑提现手续费的问题。

据巴西游戏媒体Overloadr在2021年12月的一篇报道,目前在巴西乃至整个拉丁美洲,一家叫做Coy.GG的公司,是规模最大的“奖学金”机构,仅是《Axie Infinity》账户就有400多个,雇佣玩家超过1500人,其中大多数是23-35岁、找不到工作,声称自己一天可以玩12个小时以上游戏的男性玩家。

一份玩家简历:25岁男性,每天可以玩13小时游戏 一份玩家简历:25岁男性,每天可以玩13小时游戏

Coy.GG作为成型企业,运作体系相当完整,除玩家外,还拥有专业的行政部门、监控玩家绩效的专员、合作宣传的主播,乃至手把手教新人玩游戏的教练。

公司创始人伊阿古·莫雷拉·索萨(Iago Moreira Souza)表示,他们制作了许多入门课程,以便让那些很少接触电子设备的人轻松上手。

这些课程的第一批测试对象,是伊阿古的母亲和几位阿姨,她们此前从未玩过任何电子游戏。这位母亲原本运营一家社区电台,因疫情期间商店大量关门,失去了广告商与主要的收入来源。现在这个收入来源变成了《Axie Infinity》,母亲每天都在遵循公司要求打游戏。


3

在同一篇报道中,Overloadr采访了两名巴西大学生: 24岁的若昂(João)和21岁的路易斯(Luís)。 他们在朋友的推荐下加入了Coy.GG,也把这套赚钱的门路分享给自己的其他朋友、女朋友、家人。

路易斯一家五口,每晚9点都会坐在桌前,搓上2个小时的手机,在《Axie Infinity》里赚取Coy.GG指定的日常收入额。Coy.GG不会安排假期,玩家每周7天都要登陆游戏,如果持续2天没有登陆,公司就会没收账户。

他们的收入谈不上稳定。游戏中的加密货币SLP(Smooth Love Potion)行情不算乐观,其价格已经从2021年5月的2.3元人民币,跌到了现在的0.3元。

赢下这局对战,毛利润2块4赢下这局对战,毛利润2块4

官方还会出于“平衡内部经济”之类的理由,调整经济系统,或者对特定类别的Axies进行削弱。

《Axie Infinity》设有PVP竞技场模式与PVE冒险模式。在2021年11月的更新中,冒险模式的SLP每日获取上限减半,从150(4.5元)降到了75(2.5元),剩下的部分只能在竞技场获得。

竞技场存在输赢,胜场影响收益,致使游戏环境愈发内卷。同时,竞技场设有排名分(MMR),而排名分在800以下的玩家,无法在冒险模式中获取SLP,在竞技场模式的收入也会减少。每40天左右会进入新赛季,重置一次排名分,假如玩家手头的Axies刚好遭到削弱,可能一整个赛季都赚不到什么钱。

若昂的一位没有接受“奖学金”的朋友,便是2021年11月的更新受害者之一,他每天都玩2小时游戏,月入不过450雷亚尔(约合人民币561元)。

大多数人每天也只能在游戏中玩2小时。《Axie Infinity》有一套类似于免费手游中的能量机制,玩个2小时就会用光游戏每日发放的20点能量,无法继续游戏。

除非玩家掏钱购买更多的Axies,每10只Axies就能提升20点能量上限,最高60点。Coy.GG会为优秀玩家提供拥有更高能量上限的“高级账户”,以便给那些“想要赚更多钱、更具竞争力的人”一个机会。

即便不去内卷,每天2小时的工作也没那么轻松。《Axie Infinity》的对战流程中存在大量重复操作,长此以往,路易斯的双手、拇指、手肘、肩膀,都得了肌腱炎,若昂更是到了要看心理医生的地步。

对战画面对战画面

“每周花上100雷亚尔(约合人民币125元)去看一次心理医生,就能赚到400雷亚尔(约合人民币499元)。在过去几周里,我和心理医生所聊的问题,是购买一个属于自己的游戏账户,从而不必担心怎样在每天晚上9点达成每日任务。”

为“奖学金”机构打工赚到的“第一桶金”,最终让若昂与路易斯合伙购买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Axie Infinity》账户。他们在游戏中“表现得并不好”,却也能赚到比之前拿到的佣金高出三倍的收入。

像若昂与路易斯这样的人只占少数,更多的玩家根本无法达到800排名分的及格线。在Coy.GG的400多个账户中,有70-120个账户处于流动状态,每个月都在移交使用权。

然而Coy.GG创始人伊阿古声称,在离开公司的那些人里,有60%都玩不好游戏。“他们没有付出努力,还以为这钱很容易赚。事实并非如此,你每天至少要有两个小时全身心投入……因为这是一部策略游戏,没有策略就必输无疑。”

“那么多人要在烈日下工作八到十个小时。而这些人至少有机会,在自己舒适的家中玩两小时游戏,躺在床上就能赚到最低工资。他们从不对这样的机会表示感激。”


4

伊阿古没吹牛。巴西是拉丁美洲最低工资第二低的国家(第一是委内瑞拉),约为每月1212雷亚尔(约合人民币1497元)。 在Uber租车平台上接单的巴西司机,需付出每天16个小时、整整八倍的工作时间,每个月也才赚得到3000雷亚尔(约合人民币3740元)。

政治动荡、通货膨胀、社会不平等,再加上疫情的冲击,使得越来越多的巴西人投入了区块链的怀抱。不止巴西,整个拉丁美洲的加密货币泡沫都在持续膨胀,区块链投资者无不打算从中分一杯羹。

巴西的加密货币持有者已经超过了1000万巴西的加密货币持有者已经超过了1000万

2022年3月,BIG游戏节的导演古斯塔沃·斯塔伯格(Gustavo Steinberg),在接受Overloadr的采访时透露,若不是区块链企业慷慨解囊,可能就没有今年的BIG。他无法忽视加密货币与区块链起到的作用,便打算借BIG提供一个相对开放的辩论空间,“展示一下正在发生的事情”。

今年3月的一则“奖学金”机构招人广告今年3月的一则“奖学金”机构招人广告

文泰利在巴西游戏开发商协会(Abragames)担任顾问,是协会中“NFT有害论”的代表,却没有像他的好几位同行那样选择抗议和退会,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文泰利的确展示了正在发生的事情,他的一些理论也得到了现实验证。“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已经三年(2020-2022)没有增长。所造成的一部分结果是:BIG变成了向秃鹫开放的空间。现在,秃鹫来了。”

“秃鹫”鼓吹区块链与P2E游戏的成就,宣传它们如何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养家糊口的新方式。不过他们似乎没有和成就相符的自信心,在文泰利演讲时,他们“真的很生气”,试图打断演讲,结果被数个星期前就审查过演讲内容的组织者拦了下来。

大会组织方给了文泰利“完全的自由”大会组织方给了文泰利“完全的自由”

BIG结束后,文泰利仍在输出观点。在外媒PCGamer的采访中,文泰利强调,“这些赞助商在这场大会上只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局外人”,“他们只是想花钱买到游戏与区块链的相关性”。他始终认为,区块链游戏竭泽而渔,只会取得短暂的商业成功,长远来看则害处巨大。

文泰利也有自己的私心。他想在这场“西方社会的信任危机中”,用自己的游戏重新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而区块链游戏是实现这一理想的最大威胁。

文泰利正在开发的一部射击游戏文泰利正在开发的一部射击游戏

他在一条推文中写道:“游戏世界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方,玩家总是有可能获胜……当你认为没有获胜的可能,游戏就结束了。所以,当你提出这样的想法:‘让我们把狂野的、不受监管的资本主义带进我们的游戏空间’,你带来了不属于游戏的东西,那就是压迫。人们意识到自己无法在游戏中取胜,这就是游戏消亡的时刻。”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45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