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偷偷氪金的孩子

Leon45
文化 2024-03-16
文化 > 偷偷氪金的孩子

当自己亲身碰到难题。

和很多人一样,我注册过很多NS的低价区账号,然后把它们的密码全部忘干净。今年春节回家的闲暇之余,我决定找回那些失落的NS账号,妥善保存。过程很简单,凭着记忆在手机上一遍遍输入邮箱名,如果登录成功,便再翻看任天堂曾经的邮件,确认邮箱绑定了哪个地区。

但试到第三个邮箱时,我渐渐皱起了眉头——邮箱里是密密麻麻的付款通知邮件。

它们全部是苹果的付款通知,68、328……诸如这样的金额一眼便知是游戏氪金。再仔细一瞧,是几款乙游的充值记录,前前后后合计有接近五千块钱,好几笔648这样的大额消费相隔时间不超五分钟,不难猜大概是抽卡上头了,而最近一次这样的“上头”就是几天前。

锁定嫌疑人并不困难,很快我便想起,这个邮箱我曾用来注册过苹果ID,使用者便是我的妹妹。

图片来自漫画:别当欧尼酱了!图片来自漫画:别当欧尼酱了!

妹妹是一个音游和乙女游戏爱好者。我们关系很好,她遇到委屈和烦心事常常找我倾诉,甚至愿意把压岁钱全部交给我保管——以一个孩子的视角来看,这是信任的最大体现。我也非常珍视这份信任,但此刻她在我的眼中显然多了几分陌生。

一些她和手游的过往也闪回到我的脑海。妹妹经常向我炫耀抽卡出货时的红光,直到我配合地惊叹于她的好运,她才会心满意足。有时候即使沉船了,没过一会儿她便又攒到了十连,跑到我眼前继续施展抽卡魔术。

那时我没有多在意,有时心里还暗想“这游戏竟然这么慷慨”,但玩过不少手游的我早该想到,如果真能这样无止境地抽下去,这款游戏的商业化数值策划应该离失业也不远了。

短时间的高额消费,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当然脱离了正常范畴,事已至此,关键还是如何处理。我苦思冥想了一整夜,前半夜还陷入了严重的自我怀疑——毕竟当初是我坚持要给她一部手机。

在妹妹提出想要手机时,我曾和家里人强调了数次“堵不如疏”。

父母更多考虑的是学业,我则关注着她的精神状况。诚然,学习对妹妹的将来至关重要,但在琐碎的日常里,她还需要娱乐和社交。在父母与妹妹的两边意见下,我折中定下规矩——在放假时给妹妹手机。

随着妹妹的成长,父母和她的交流开始受阻。好多次我接到家里的电话,都是让我帮着出出主意、说说话,电话的另一边总是父母无奈的声音:“她现在只听你的话。”为此我开始浏览一些父母才会看的教育内容,不成想真到了这一刻,仍免不了手足无措。

类似的视频我都看过,但又感觉很难付诸实践类似的视频我都看过,但又感觉很难付诸实践

熬过了彻夜未眠的夜晚,我最终得出结论:要认认真真指出妹妹的错误,态度严肃但不能凶恶。次日,趁父母不在,我把妹妹叫了出来,跟她立下了新规矩:以后每个月会固定给她一定的零花钱,我不会多问她的消费,但没有特殊情况也不许透支。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吗?”

当我把过度氪金这件事摆到台面上后,她先是试图半开玩笑狡辩,然后在我斩钉截铁的语气前变得一脸失意地沉默,听我讲完后便默默回到了房间里,留我一人陷入纠结之中。

那天的对话不算长,大致表达了三个意思:妹妹的消费观念出了问题,她正在干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一定要改掉大手大脚胡乱花钱的习惯;不要以为家人都很糊涂,现代社会一切都会留下痕迹;谁都会犯错,这件事就此翻篇,我不会再责问她什么。

今天时值3·15,各种未成年人玩游戏相关问题又涌上水面。孩子瞒着父母大笔充值,这种早不新鲜的新闻一直是玩家群体和诸多父母打嘴仗的焦点:一方痛斥游戏的存在就是错误,另一方强调是父母的监管不力。

以前我只会觉得这些事件有些遥远,毕竟能上新闻的充值数额都不太小,而我也自认为家中的孩子,早就接受了更为开明的和合理的“游戏教育”。

如今,同样的事情如今发生在眼前,我却很难站在某一方的立场上下个定论。

和常见的新闻不同,妹妹花的是自己账户里的钱,所以很难被发现和常见的新闻不同,妹妹花的是自己账户里的钱,所以很难被发现

作为一个游戏爱好者,过去的我多少会偏向“都是父母缺少沟通”的玩家观点。但最近,我也深感父母想要理解孩子的所作所为乃至精神世界,难度着实不小。

前段时间我看了一部日本电影,名字叫《怪物》。电影用了罗生门式的叙事手法,以母亲、老师和孩子视角呈现了同一件事,最后得出的真相全然不同。以母亲的视角来看,她的儿子总是做出怪异举动。她努力寻找原因,尽力温柔地和孩子沟通,孩子的异常却毫无止息。直到最后,她也没能触及孩子的内心。

在我的眼中,这位母亲为了孩子已经尽其所能,大部分家长不可能做得比她更好,可那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仍伴随至终。

这种“罗生门式”的故事可能就是现实中的常态。

以我的家庭为例,孩子不重样的一日三餐、一天四趟的学校接送、日常采购、工作以及照顾两边难以自理的老人……必须要做的事太多太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对父母来说是一种奢侈品。和许多老一辈人一样,他们很难应对电子产品,让他们理解孩子的想法、弄懂孩子到底在手机上做什么,有时实在是强人所难,而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让他们管理好付款密码。

好在这件事似乎有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尾,妹妹很快恢复了平日的活跃。上个月的29号是一次特殊的“疯狂星期四”,据说下一个“疯狂星期四”和29号相遇还要再等28年,我不可免俗地领着妹妹去买了很多蛋挞和原味鸡。回来的路上,我再次和她说起这件事,这一次她似乎更乐意听下去。

如今我又一次离家远去,但每当闭上眼,这件事便像幽灵一样飘荡在眼前:妹妹理解我的意思了吗?我的处理是否正确?有时我又在思索自己是否小题大做,可如果什么都不做,又注定会后悔不已。

年后父母还是发现了真相,但在我的坚持下,他们没有再去责备妹妹年后父母还是发现了真相,但在我的坚持下,他们没有再去责备妹妹

我坚信,成年人一定要和孩子保持沟通,这是不可或缺的教育手段。为此我曾不断和妹妹强调,有事一定要和父母说,如果不愿意和他们说,就来找我。但如果没有这次的误打误撞,我可能还被蒙在鼓里。

正应了那句歌词: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00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