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吸金能力比王者荣耀还强”,为何中国玩家却几乎没人玩过?

TapTap
趣闻 2022-09-06
趣闻 > “吸金能力比王者荣耀还强”,为何中国玩家却几乎没人玩过?

萨莫森·奥里亚斯是菲律宾乡下的一名做章鱼烧的厨子,每月靠此收入约80美元。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他下载了名为《Axie Infinity》的游戏,朋友说这是一款神奇的、能赚钱的游戏,他们中玩得好的人,每月能在里面挣600美元——比上班还多。

听到这里,你是不是以为这是某个骗术陈旧的小广告?又有小游戏为拉人来玩无下限?

不。令人惊讶的是,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其被刊登在美国《时代》杂志上,用以介绍一种全新的、令人激动的游戏模式,以及这种模式给东南亚贫苦人们带来的影响。

故事的主角《Axie Infinity》是个非同一般的作品,它是去年至今世界范围内讨论热度最高的游戏之一。在国内,当你搜索“axie”时,也总能看到一些令人惊讶的言论:“流水碾压王者荣耀”、“当今世界最赚钱的游戏”、“玩这游戏买两套房了”.....

王者荣耀!这可是王者荣耀!

腾讯帝国的扛鼎之作,人类史上的最强吸金利器。

更加神奇的是——这么一款把王者荣耀吊起来打的“神作”,如今经济系统爆炸都快凉了,中国绝大多数普通玩家甚至都没听说过....

这究竟是个什么游戏?为什么能迅速爆火起来?却仅仅1年多时间就迅速崩溃?游戏里赚钱是真的吗?......

...

不急。

跟它耍耍。

01


本质上说,《Axie Infinity》(以下简称axie)是一款采用了类《宝可梦》和《炉石传说》玩法的区块链游戏,并且有史以来最热门的链游。

很多人可能并不了解区块链游戏是什么,但这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理解为,是个“能把游戏货币和道具,兑换为现实货币的游戏”就足够了。

和宝可梦类似,axie也由一个个精灵小宠物组成,它们即是“axies”。玩家可以收集、培养并指挥精灵进行战斗,但区别是,这里每个精灵都是独一无二的NFT,它们具有不同的外貌、属性和技能搭配,它们不能在野外被抓捕到,由玩家将两只精灵配对繁殖获得。

在游戏刚开始的时候,玩家是没有小精灵的,需要用区块链货币向其他玩家购买,凑齐三只组成一队即可开始游戏。而当你玩了很久,繁殖了更多小精灵,也可以向其他玩家售卖,这是挣钱的重要来源之一。

游戏给每个精灵都设了极大的随机数,理论上不存在两只完全一样的精灵,但繁殖却会遵循一定的规律。这就意味着,你可以将两只品类相近的放一起繁殖,以期待出个更纯种的;亦或是将两只废柴放一起,也有爆人品搏出极品的可能。

这给游戏带来了很大的趣味性,优秀的小精灵存在很高的溢价空间。历史上售价最高的一只小精灵,成交价约为82万美元/570万人民币——确实够买套房了。

小精灵们可以用来战斗,你可以通过匹配与全球玩家对战,获胜即可得到SLP(Small Love Potion,爱情催化药水),而SLP正是精灵繁殖必要的货币道具之一。当然如果你不想自己繁殖的话,也可以向其他玩家出售,这是玩家收入的另一项重要来源。

玩家rank分越高,每次胜利得到的SLP就会增加,理论收益也随之增加。为了不断精进等级,玩家们往往追求更强的精灵、更合理的搭配、更心机的玩法,一些属性分配优秀的精灵也因此受到追捧。

精灵和货币在玩家间完全自由流通,游戏本身又免费游玩,那游戏公司靠什么赚钱呢?

——答案是:手续费。这与以往我们认知的游戏公司有本质区别。

在大多数情况下游戏公司都是生产者,以自己的产品向玩家兜售服务,而axie的逻辑则完全不同。

axie公司虽也是生产者,但同时它将自己的产品完全开放,玩家入门前提的三只精灵,不由游戏公司提供而是向其他玩家购买。他们会从玩家每一笔交易中抽取4.25%作为佣金,当玩家交易市场愈发热烈,对应的游戏公司营收也就越高。

在区块链行业,人们将这种模式称之为“P2E”(play to earn,中文一般翻译为“玩赚”)。aixe不是第一个采用这种模式的游戏,但却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

去年8月,游戏官方高调公布数据,表示每日有超过200万名玩家登陆axie游戏,近30天交易金额突破3.34亿美元,单日峰值达1750万。

而与此同期,王者荣耀7月营收为2.31亿美元——这就是国人吹嘘axie碾压王者荣耀的唯一理论来源。

但问题是,axie统计的是市场流水,游戏公司赚的只有其中4.25%的抽成;王者荣耀却是纯销售收入,扣除渠道费用后,大部分最终落入了腾讯的腰包。虽然看上去数字吓人,但二者根本不是一个维度。若真从利润上讲,axie反倒被王者完爆。

——大多数国内媒体在报道时都刻意隐略了这些。但我不一样,我会告诉你。

02


看了以上的介绍,你是不是jio着游戏还挺好?玩游戏居然还能赚钱,虽然游戏逻辑不同,似乎也值得尝试?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是,最初设想的确很好,但区块链重金融的属性、人人望风逐利的本质,决定了游戏只会逐渐扭曲。

随着新玩家的快速涌入,有三个严重的问题先后暴露出来:

1,超高的入场费用


STOP,你先暂停想一下:在了解了axie游戏后,你觉着花多少钱买三只精灵,是可以接受的呢?

.........答案揭晓时间:现实世界根本不管你能不能接受。

过去很长一段的时候里,精灵最低价稳定在300+美元一只,想买三只进入游戏,你需要至少准备1000+美元(约7000+人民币)。

而且这还有个前提:是最差、最差、最差的精灵。

实际上,由于精灵差异巨大,随便乱买搭配的精灵几乎很难打出胜场。我本人就是血淋淋的教训,进游戏打了近20把,从来没赢过,唯一一把还是平局,rank倒是加分了,但没有胜场SLP奖励——那你给我加分干嘛啊?低分段的我都打不过,还给我往高分段塞呢YBB?

没有胜场意味着赚不到钱,胜率低意味着赚钱效率也低。

虽然游戏理解能够弥补一些精灵品质上的差异,但大多数以最低价格购入精灵的玩家,哪来高超游戏理解?

但另一方面来说,axie价格高却是老玩家愿意看到的。游戏价格不断上涨,意味着他们手中的资产更加值钱,劳动收益更高;太多人加入生产也会导致商品贬值时代的到来,所以——很多人想入坑,很少人能入坑,才最符合老玩家的利益。

新老玩家的根本矛盾不可调和,游戏呈现一种拧巴的状态。

2,金融系统必然崩盘


这里我们要提一下链游与传统搬砖网游的区别。在传统网游中,不管是DNF还是魔兽世界,生产出的东西总是有人消费的,市场商品总量基本稳定,但更新消耗速度极快。而以axie为代表的链游则完全不是这样。当前链游市场相当混乱,金融属性导致几乎所有玩家都是打工角色,极少有人花钱享受游戏,大家每天都在搬砖————发现问题了么?

只有生产者,没有消费者,货币该如何消耗?产品由谁来买单?

除此外,不同于一般游戏的金币、材料,精灵们是永远不会死的,从没有耗损。随着玩家繁殖市面上的精灵只会无限增多——价格暴跌必然的结果。

本质上,axie是个零和游戏,不论是游戏还是玩家,都没有创造出任何价值。所有人赚到的钱都是从他人身上吸取的血肉,所有人的收益都依赖于新入局者的投入。

因此,只有游戏足够新、能吸引人时,大量新玩家入坑刺激消费,才能暂时维持市场火热;但新玩家也是会迅速转变为生产者的,总有一天新玩家入场速度填不够老玩家的胃口,风暴也将在此刻降临。

SLP价格曲线,与日活跃玩家曲线


3,迅速堕化的剥削制度


你或许想象不到,axie这么一款“极烧钱”的游戏,大多数玩家却反倒是第三世界的普通贫苦人民。

正如开篇《时代》介绍的章鱼烧厨师那样,不需很多,只要每月能挣个几百美元,就使axie短时间内于菲律宾爆火,一跃成为男女老少人人都玩的国民级大作。

而除了菲律宾外,axie流行的国家也非常有规律,分别是:印度尼西亚、委内瑞拉、巴西和美国。除美国外,都是国民有一定受教育程度,能看懂英文,但劳动力又极其廉价的地方。

这里你或许有疑问——既然是第三世界的穷人,从哪凑到的最初1000美元启动资金的呢?

由此产生的是万恶的“学院”制度。

一些有钱有经验的老玩家会收购大量精灵,租借给想进入游戏赚钱、但无力购买初始精灵的新玩家们。然后他们从租借人的游戏收入中获取“抽成”,一般比例是30%-80%;并规定了每天最低的收入标准,如120SLP(大约肝五六个小时能得到)。


7成,那真是人家的
不懂区块链?没关系,各路讲师上阵由浅入深为你讲解;不懂电脑/手机?没关系,手把手教学激情授课,让你尝尝21世纪互联网的厉害。

没钱买初始axie啊?嗨,瞧您说的,多大点事,您可是我挚爱亲朋手足兄弟,要钱从我这拿啊!利息?嗨别管那利息,反正马上要赚大钱了,您还能在乎那点蝇头小利?

这些拥有精灵资产的人被称为“经理(Manager)”,受雇的则被称为“学者(Scholar)”。游戏游戏迅速完成了自小农经济到封建地主经济的转化。


而这些manager大多来自于哪里呢?

北美,澳大利亚,欧洲和韩国。一些显然并不太缺钱,抑或说是,仅靠区区一人游戏打工收入,不足以改善生活水平的地方。如开头介绍的厨师,他的经理是一位澳大利亚人,算是个小产权地主“人还不错”所以只抽成50%;还有一些更大更具规模的,比如YouTube上那个名为“Savage Studios”的家伙,他同时管理着200名以上的学者,大多都来自于落后国家。与他合作使这些第三世界朋友支付了账单、买了新洗衣机、给祖父补了牙,他对此感到非常满意,说自己从没想过还能以这种方式践行于慈善事业。

并且巅峰期他每月还能从此赚超2万美元(约14万人民币)。

在国外游戏网站kotaku报道中,这种模式被称之为“数字殖民主义”。虽然有个好听的名字,但你很难找出这与拉车的祥子有什么区别。

03


虚假的赛博朋克游戏,靠2077年拗科幻概念。真正的赛博朋克游戏,其存在本身便足够朋克。


顶级黑色幽默
axie的经济体制决定了它注定一天要崩溃。

自今年2月起,越来越多有关axie经济下行躁动的声音传来,市场在一两周内迅速产生了反应。原本长久维持超高价格的精灵应声而跌,接着有人大量抛售溃逃,SLP等货币价格也随之一泻千里。

同时,与axie息息相关的区块链货币ETH价格也出了大问题。自去年底达到4800美元高价后,ETH就开启了连跌模式一路狂奔,最低时价格已不足1000美元,并且今天仍只有1500美元。

除此之外,黑客也为这场盛大的狂欢添了把火。3月23日,一则重磅消息在中外互联网圈炸开:区块链网络Ronin遭黑客洗劫,一夜之间损失高达6.1亿美元。而Ronin正是所有axie玩家都用的数字钱包,砰!砰!砰!空气里弥漫了硝烟的味道。

一个个无声的爆破在axie玩家们的心头响起。无数人因此倾家荡产,许多借钱玩axie的人还没还清贷款,就被彻底套了牢。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他们认为黑客背后是朝鲜人在支持,不住了,味太对了🤣

现在,所有受剥削的学者都已不需再担心遭压迫了。背后的原因让人暖心

今年2月至6月,axie跌掉了99%的市值。你可能很难想象狂跌99%是什么概念,我们一般称这种人“赌怪”、“上天台”或“人体自由落体大师”。

巅峰时期1SLP价格约为40美分,6月则急剧跌落至了1.8美分;而截止写稿前我们再看,价格已掉到了0.38美分。

曾经至少得准备7000人民币才能买的精灵价格更是感人,写稿时价格大约4美元一个就能尽情挑选。而更难绷的是,前天查资料的时候,数字显示的还是5美元。

查资料时的价格查资料时的价格


写稿时的价格写稿时的价格


此处的下跌主要是受ETH下跌影响。精灵售价没变,但ETH下跌连锁导致它们越来越不值钱了。

由于学院制度的泛滥,axie玩家与我们一般理解中的玩家有极大不同。

他们中有白天摆摊卖小吃,晚上边照顾母亲边玩一会儿的小镇青年;有年龄超过75岁,祈愿axie能支付养老金和药品钱的耄耋老人;有在城市里打工,听老家同乡说能赚钱就加入了的中年妇女;也有疫情失业之后,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年轻母亲。

一些人为了入场游戏挪用了看病、上学的费用,甚至高利贷。他们曾真心实意的感谢axie,但现在更多的却只感受到痛苦。

雪崩之后,曾经狺狺狂吠鼓吹煽动axie的“加密货币布道者们”,不约而同选择了噤声。真正遭遇了苦难生活受到影响的人,游离于互联网的聚光灯之外,忍受着痛苦与折磨,无人知晓。

“我害怕鬼,但鬼未伤我分毫;我不怕人,但人却搞我遍体鳞伤。”

所谓的“链游”,以目前发展来看,很少有人真心实意的想创造一个好玩的作品,大多嗅味而来的也基本是捞一笔就走的心态。

更残忍的是,虽然axie已经倒下,但据数据网站Dappradar显示,区块链游戏整体表现依旧良好。

axie不是最后一款披着游戏皮的金融游戏。

缠绕在人们脑海的浑浊梦境,axie只是个开始罢了。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41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