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曾震惊海外的中国《星际公民》玩家聚会,两年后成了一地鸡毛

强连虎
文化 2024-07-05
文化 > 曾震惊海外的中国《星际公民》玩家聚会,两年后成了一地鸡毛

这下真要成“船销”了。

《星际公民》的众筹金额终于在今年突破了7亿美元大关。

尽管这个众筹了12个年头的游戏至今只有一个测试版,就连玩家都时不时自嘲买的游戏是“船销大饼”,但《星际公民》依旧获得了不少玩家的青睐,拥有着忠实而稳定的玩家拥趸。

作为开发商Cloud Imperium Games(以下简称CIG)和玩家们拉进关系的一环,名为Bar Citizen的玩家线下聚会在这几年也在全球各地如火如荼地开展着。Bar Citizen在字面意义上是更偏向于一小撮玩家找个酒吧饭店小聚一下,再跟CIG的工作人员做些友情交流,顶多算是场沙龙。

不过对于中国的《星际公民》玩家来说,Bar Citizen有着特别的意义。

2022年在举办的重庆Bar Citizen就令许多人记忆犹新——中国玩家们包下了一家酒店的大会厅,在会议桌前正襟危坐,犹如在参加股东大会;而这样的场面显然冲击到了连线的游戏官方团队,以至于短暂地关闭了摄像头,调整到更加正经的状态。

在现场还展示了由中国玩家订制的5米长的无畏舰“惩戒级”模型,同样给官方带去不小的震撼。

到了第二年,中国社区的Bar Citizen也办得更加气派,直接打出了“全球最大BZ”的旗号——不仅在上海租下了展览馆,现场除了模型展出,还有国内的知名“舰队”(《星际公民》中对公会的别称)各自的摊位,开发团队CIG的成员也作为特邀嘉宾来到现场,和玩家们直接互动。

去年的上海《星际公民》聚会,给很多参与者都留下了好印象去年的上海《星际公民》聚会,给很多参与者都留下了好印象

中国的《星际公民》玩家不必走出国门,就能享受到这个游戏最顶级的玩家聚会——这足以令不少其他游戏的玩家羡慕不已。

然而仅一年过去,今年的深圳Bar Citizen却迎来了滑铁卢,不仅让慕名而来的众多爱好者大失所望,甚至正在让国内的《星际公民》社区分崩离析。


1

今年的中国区Bar Citizen最先让参与者们怨声载道的,是场馆的温度。

这次的深圳Bar Citizen租用的场地是深圳中亚硅谷会展中心,这是一个半开放式的、总面积超过8000平方米的展馆,闲暇之时会作为篮球馆对外租赁。整个场馆的制冷设备只有位于场馆顶部的大风扇,对于深圳宝安区当天30度左右的沉闷天气来说效果着实有限,而数千平方米的场馆面积和半开放式的构造,也让活动主办方临时拉来的十余个立式空调只能起到杯水车薪的作用。

在CIG嘉宾和现场玩家的合影中,“热血体育运动馆”几个字显得格外扎眼在CIG嘉宾和现场玩家的合影中,“热血体育运动馆”几个字显得格外扎眼

从下午1点一直持续到晚11点的活动中,不少爱好者实在是扛不住湿热,选择了半道离场,而当活动最后一次现场抽奖环节结束后,更多人也离开了现场。在爱好者们互相沟通的大小群里,对于温度的抱怨也比比皆是,不少人甚至认为,如果没有下午的一场大雨降温,那可能会有很多参与者最后因中暑倒下。

深圳Bar Citizen当天,“热”成了聊天群中最常见的字深圳Bar Citizen当天,“热”成了聊天群中最常见的字

进一步让很多人感到不满的,则是活动管理上的混乱。

根据主办方老A的说法,因为前几次的活动最终都入不敷出,本次的深圳Bar Citizen活动采取了门票收费的策略,从139的基础入门票到2万块的“富哥票”,一共划分成了十个不同的档次。

按照主办方的预想,更贵的票价会获得更靠前的席位、更好的服务以及种类繁多的礼品作为纪念。比如标价为4999元的“圣盾动力”票,就提供了仅次于“VIP十人圆桌”和“VIP首排”的“VIP座位A区”,此外还有“解暑小果盘”、“专属休息区”等服务。更有包括飞船模型在内的超过20种价值不同的纪念品。

除去10种价位不同的单人入场票,活动方还提供了不同档次的“摊位票”除去10种价位不同的单人入场票,活动方还提供了不同档次的“摊位票”

但到了活动当天,现场工作人员根本应对不来数量众多的玩家们,不管是139元的“灰猫工业”还是7999元的“铁砧航天”都混在了一起,以至于有不少花了几千富哥们找不到前排的座位,只能在后排坐板凳。

比起座位安排,规则更为复杂的纪念品分发也变成了随缘,10个不同的档位,超过20种纪念品的排列组合,让现场不管是玩家自己还是工作人员都有些懵逼。由于缺乏引导,有的人排了数小时的队,却被告知自己的纪念品应该在另一个展台领取,而部分纪念品甚至没有运抵展馆。在活动结束后,很多玩家都表示,自己只拿到了列表中一半左右的赠品,并希望活动主办方能及时补上缺失的部分。

在活动的晚些时间,不少爱好者在群内反映,明显没有买票的外人也进入了展馆内——这让不少玩家感到沮丧,花了大价钱买的票显得毫无用途,更让一些人担心,在没有做好入场管控的情况下,如何保证参与者的财物安全。

在现场玩家拍摄的照片中,出现了明显不太像是《星际公民》玩家的来访者在现场玩家拍摄的照片中,出现了明显不太像是《星际公民》玩家的来访者

而整个聚会的质感,也让人感觉“不值票价”。

比如场馆的布置十分简单,“热血篮球馆”的装饰和招牌都没有进行替换和遮挡;赠品中最有价值的飞船模型做工差强人意,让人怀疑标价888元的水分有多大;4999元以上票价才能享用的“解暑小果盘”不过是一个塑料盒装了几块西瓜,疑似在场馆外花10块钱就能买到。

为数不多能让现场参与者感到宽慰的,大概也就是《星际公民》的创始人兼公司CEO的克里斯•罗伯茨亲临现场,并跟着在场玩家一同汗流浃背到晚上11点,也算是和玩家“共患难”了一把。

有玩家晒出了自己和克里斯•罗伯茨的合影,虽然还保持着笑容,但显然“萝卜”也快热到红温了有玩家晒出了自己和克里斯•罗伯茨的合影,虽然还保持着笑容,但显然“萝卜”也快热到红温了


2

活动办成这样,自然引来了参与者们对主办方的“清算”。

今年的深圳Bar Citizen,是 “老A”牵头主办的第三届,对于很多《星际公民》的国内玩家来说,“老A”是最早注册账号的中国玩家之一,和制作组CIG联系紧密,包括现在玩家们使用的汉化补丁,也有“老A”穿针引线的功劳在。在很多人眼里,他是国内的“星际公民玩家第一人”。

虽然在前两年的上海和重庆Bar Citizen举办过程中,老A也有被指出诸多不成熟之处,玩家整体体验还是很好的。说到底,也正是因为老A“大操大办”的作风,才有了“星际公民代表大会”这样的出圈爆点,为中国玩家社群引来更多新鲜血液,也让CIG团队意识到中国玩家的凝聚力和潜在的消费能力,进而更加注重国内玩家的诉求。

事实上,为了应对大型活动的高额支出,这几次的Bar Citizen也采取了和《星际公民》相似的“众筹”策略,除了最低的入场资格,还提供了若干价格不同的“富哥通道”,很多愿意支持国内聚会的玩家都进行了鼎力支持。作为回报,活动中也会根据众筹的档位,返还相应的纪念品,其中也包括一些稀有的绝版周边和限量模型。

据说花费超过20万打造的“惩戒级”的模型,甚至还一度登上了央视国际频道据说花费超过20万打造的“惩戒级”的模型,甚至还一度登上了央视国际频道

老A本人公开活动全部收支明细的行为,在过去为他收获了广泛好评。其中,上海BC的收支明细中显示,活动本身非但没有盈利,老A自己甚至要卖掉价值13万的《九阴真经》账号来补上亏空,这让不少《星际公民》的玩家认为老A是全心全意、不求回报地想要为《星际公民》的中国玩家社区做贡献。

根据老A提供的收支明细,上海Bar Citizen老A自掏腰包补上了16万的空缺根据老A提供的收支明细,上海Bar Citizen老A自掏腰包补上了16万的空缺

除了老A,以往也有不少玩家自愿给BC充当志愿者,不远万里赶到BC的会场,无偿参与准备工作,其中甚至包括一些留学生,借着放假的机会打“飞的”回国帮忙,光是往返的路费开销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前两次活动中,不少人也遇到过赠品派发不齐,后续邮寄拖沓了大半年才解决等问题;也有玩家认为和CIG的连线过程中,问的问题过于平淡,没有抓住玩家需求的核心;而在重庆BC上压轴公开的、由老A在内众多圈内“大佬”担保的虚拟道具交易平台SCCSGO,也在后续运营中被不少人质疑过。

不过,大多数人看来,这些问题背后主要还是《星际公民》的中国社区刚刚起步,尚不成熟,假以时日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

但在今年BC开始之前,社群里就开始产生一些质疑声。

B站UP主“阿凯”就曾发布视频批评深圳BC的运营策略“VIP分级过多”“过于商业化,失去了初心”。当时,中文社区的大部分玩家都选择站在老A和深圳BC这边,包括反过来批评阿凯,认为他是希望挤走老A,自己当中文社区的“武林盟主”。

紧接着,老A便宣布深圳BC会是他“牵头的最后一届BC”, 并就此“退圈”,很多人认为老A这是因为自己的全心付出受到质疑,情绪低落而心生退意,认为这将是国内《星际公民》社群的损失和遗憾。

《星际公民》吧的吧主也在当时力挺老A《星际公民》吧的吧主也在当时力挺老A

但深圳Bar Citizen的糟糕体验,最终让不少支持者感到自己遭遇了背叛,甚至重新解读老A的举动——“原来他说的意思是圈完这波大的就跑”。


3

老A的谢幕活动,最终变成了一地鸡毛。

在6月底,老A还是那个“中文社区第一人”,几天后,已经变成了很多人眼中“在圈子里臭了,必须完全退出圈子”的“牢A”。

《星际公民》贴吧吧主对于吧友要求撤除老A小吧身份的回应,这次则是不留情面《星际公民》贴吧吧主对于吧友要求撤除老A小吧身份的回应,这次则是不留情面

在贴吧和QQ群内,大量玩家纷纷来找老A讨要说法:欠着的赠品和CD-Key什么时候补发、活动为什么办的如此混乱,以及很多人更关心的“大家的钱都花到哪去了”。

而老A对此表示:玩家的门票钱都在“际格斯公司”的对公账户上,在这个公司中,老A担任的是二股东和法人的职位,但实权掌握在董事长“二哥”手中。言下之意是他说了不算。

根据老A在QQ群里吐露的心声:去年上海BC大办特办,宣传效果的确很好,但在账面属于入不敷出,致使他失去了“二哥”的信任,所以这次深圳BC,公司收回了他的预算决策权和对公账户的U盾,每一笔支出都需要经过董事长审批,比如给场地铺地毯的方案,就因为“铺满地毯比租场馆都贵”而没有采用。因为预算上的问题,老A说他跟董事长吵了好几次。

老A在群里的部分发言老A在群里的部分发言

老A表示,他会为这次搞砸了的BC承担起全部责任,绝对不会玩消失,一定会把缺失的纪念品补足到玩家手中;聚会预算中未使用的资金,他也一定会和公司交涉,按比例退还给玩家——如果不成功,老A将“退出际格斯公司,和玩家进行法律维权”。

在一些人看来,老A表现出的诚意的确可以说服他们。复杂的大型活动筹划本身就有太多需要考虑的细节,搞砸活动也并非老A的本意,再说老A本身也要“退圈”,只要能把补救工作做好,这事也就翻篇了。

然而这种“原本计划是好的,但是上头不批钱”的说辞,也引发了更深的担忧:大部分玩家根本不熟悉这个“际格斯公司”,更没听说过这个董事长“二哥”,大家从前以为中国区的BC之所以办得尤为出彩,是因为以老A为代表的中国玩家对游戏爱得格外深沉,现在却得知真相是一切的背后是有人早就盘算着借此赚钱而推波助澜,前两年办得好是因为这幕后退手算盘没打明白……

这样冲击性的事实确实足以令人破防,更让人难以乐观地想象中国区BC接下来会走向何方。

从贴吧和QQ群里的众多玩家发言就可以看出来,这件事正在引发整个社群的信任危机,闹得人心惶惶。也有不少玩家表示早就看不惯这样把全国玩家赶来参加同一场大型活动的做法,完全背离了BC的初心——中国这么大、玩家这么多,就该在各地多办一些,也缩减了少数人把控BC主办权并从中牟利的空间。

在热烈的讨论中,也不乏一些入坑多年的老玩家在热烈的讨论中,也不乏一些入坑多年的老玩家

作为中国玩家的主要交流地,《星际公民》贴吧在这几天节奏四起、一片狼藉,失去了原有的正常功能,这最终引得吧主解除了所有小吧的权限,高压管控深圳BC相关帖子,才令贴吧至少在表面上恢复了平静。

这场风波看起来也惊动了CIG官方,有参与了深圳BC的团队成员来发帖。分别代表CIG官方和个人来称赞中国玩家社群在深圳BC上所表现的热情,表达希望来年继续参与此类活动的期许,此外也提到了举办更多小型聚会的可能性——这显然多少也有些来打圆场和安抚人心的意味。

然而场面上看似体面的结局之下,那些投入了真金白银却换来糟糕体验、乃至还被欠着不知能不能拿到手的奖励的玩家,无疑仍旧意难平。


结语

《星际公民》在国内的几次Bar Citizen,无疑算是一段佳话:玩家们自发地相聚在一起,为社区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这份凝聚力,也让远在大洋彼岸的游戏制作公司认识到了中国社区的活力和行动力,为《星际公民》的中国玩家们争取到了“汉化补丁接口”“支付宝付款通道”和“亚洲服务器”众多实实在在的体验优化。

不过常言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上千人的聚会活动和数十万的活动成本早已不属于“为爱发电”就能解决的范畴,其中复杂的人物关系、各种是非曲直,事情最终为什么会闹成这样,恐怕就连当事人自己也很难说得明白。

中国区Bar Citizen聚会在这短短两年里发生这样的转变,着实令人唏嘘;而“讲排场”的两面性,也可说在这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43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