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鼬研社的黄鼠狼公主

Lushark
文化 2021-11-11
文化 > 【白夜谈】鼬研社的黄鼠狼公主

来北京的第一周,我在街边发现了一只刺猬。它大腹便便,一看就过得不错。

在上海的时候,我几乎就没见过流浪猫狗以外的野生哺乳类小动物,所以蹲着观察了它好一阵,拍了不少照片视频。

而在半年后的现在,我已经不会再张望深夜发出淅索声响的草丛了,因为那多半就是只刺猬正在打洞。

但除了刺猬,都市里还是有其他小动物能给人带来惊喜。

昨天凌晨,我社的办公室就遭了贼。

这贼没偷什么值钱玩意儿,只是把垃圾桶里的辣鸡翅骨给翻了出来,细细碎碎地洒在同事的坐垫上,桌椅上也留下了它的小脚印。显然,有什么小动物趁着夜色造访了我社。

犯罪现场

这不是我社第一次遭遇这种不速之客了,就在一周前的同一天,办公室里也留下了同样的作案现场。只不过当时大家还把这当作偶发事件,所以讨论话题很快从搜捕嫌疑兽转向了“是不是可以名正言顺在办公室里养些小动物”。

结果社宠还没来得及招募,幽灵社员倒是再次不期而至。

这一回大家的情绪明显有了些变化,搞明白究竟是什么动物与我们共处一室成了当务之急,诱捕作战也被迅速提上日程。

不管是啥,先当场下单

确定嫌疑兽范围倒不难,毕竟能在城市里完成这种密室作案的小动物不外乎流浪猫、老鼠,还有黄鼠狼。相比于“见猫喜”或是“见鼠愁”,大家对于黄鼠狼的态度显然比较复杂,毕竟它虽不能当宠物,却又算不得害虫,相对而言也没那么常见。

而经过同事的脚纹鉴定,黄鼠狼正是入侵我社的主要嫌疑人。

之后调取的监控录像则成为了决定性证据。

凌晨五点,一只机敏灵巧的黄鼠狼不知从何处潜入了我社。它宾至如归,先是熟练地跳上桌以社长视角俯瞰全司,接着跑去痛饮了同事留在杯中的台湾高山茶,随后便前往另一排的坐垫上美美休憩——上周杯盘狼藉、洒满鸡碎骨的就是同一个座位,也算是经过小动物认证的全司最舒适座位了。

搞明白作案者之后,我社同事大多情绪稳定、心态乐观,毕竟黄鼠狼登门在民俗上算是个祥瑞,而且造访我司的这只在视频里看起来还挺可爱的,就连让黄鼠狼共享了茶杯的同事也没留下什么心理阴影,这个杯子可能会留给黄鼠狼社员下次接着用。

总之,今天的我社就是鼬研社。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发小,他却跟我说这段时间上海同样冒出来许多黄鼠狼,就在不久前还亲眼看见黄鼠狼和猫打架,头破血流,他劝都劝不住。甚至还听人说在市中心见到了貉。

我小时候确实在弄堂里见过黄鼠狼飞窜的身影,但貉对我而言就是活在“一丘之貉”这个成语里的传说生物,在我心目中原本是和豺狼野狗差不多的模样,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貉长得像小浣熊。

市民们在上海拍摄到的貉

希望貉也快点来北京,欢迎光临我社,有好茶好坐垫。

注:野生小动物虽可爱,但也常携带大量细菌病毒,“不投喂、不触碰、不伤害”才是都市中人与动物和谐共处的推荐形式

“鼬研社”新Logo——来自微博网友@超正经东叔 的创作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44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Lushark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